欢迎进入重庆市安全生产信息网!

网站域名:www.cqaqsc.com
当前页面:首页 > 事故案例

外卖小哥与外卖平台间能认定为劳动关系吗?

更新时间:2021-01-06 16:30:09  作者:  来源:重庆钜沃律师事务所  

外卖为我们提供生活便利的同时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穿着黄衣或者蓝衣骑着电动车穿梭于街头巷尾的外卖小哥已然成为城市生活的一道独特风景线,那外卖小哥与外卖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呢?下面的案例或许能给我们一定的启发。

裁判要旨

在评判外卖送餐人员与外卖平台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时,应当审查双方之间是否符合确认存在劳动关系的实质性要件,即应当审查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企业是否为劳动者提供劳动条件,劳动者是否接受企业的管理约束,是否从企业获取劳动报酬等。

基本案情

2017年6月,大华餐饮公司作为甲方与乙方速度科技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甲方将其取得的长寿区新老城经营“饿了么”蜂鸟配送业务授权给乙方经营;乙方工作人员与甲方不存在任何劳动或劳务关系,其在送餐过程中出现的任何事故,包括但不限于造成甲方、第三人或乙方及其员工自身的人身、财产损失的,一切责任由乙方自行承担;为确保乙方员工工资准时到账,保障甲方配送质量和数据,从2017年10月起,乙方工作人员工资由甲方每月25日通过银行直接代发,除去工资外,乙方剩余管理、利润等部分由甲方转账至乙方账户。

2017年8月3日,李翠花经速度科技公司招录并与其签订《劳务承揽协议》,约定该公司为李某提供餐饮配送工作,期限12个月,报酬为送单提成,每单提成5元,没有底薪,自带交通工具送餐。2017年11月20日,李翠花在送餐途中摔倒受伤,向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确认其与大华餐饮公司自2017年8月存在劳动关系仲裁委员会依法被驳回后提起诉讼,仍要求确认其与大华餐饮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李翠花在庭审过程称其每天通过手机软件登录“饿了么”平台点击上下班,且接单、取单、送单的工作流程都是通过该软件来操作完成,李某接单后可由其自行完成取单、送单,亦可交由他人代为完成,如遇到中班或晚班需到大华餐饮公司办公场所集合接受安全教育,并举示了大华公司长寿工作站照片、工作证照片、工作排班表照片以及管理文件照片等证据用于其每天所接到的外卖派送任务均系大华餐饮公司统一安排,其接受大华餐饮公司的实际管理。李翠花2017年9月、10月、11月的报酬分别为521.5元、1952、5元、1432.58元,由大华餐饮公司通过龚玉玺个人账户转账支付至李翠花账户。

争议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李翠花与大华餐饮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李翠花与大华餐饮公司间的法律关系不符合《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不属于劳动合同关系,故驳回了李翠花的诉讼请求。

案例分析

一、认定劳动关系的标准

《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指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因此,根据该规定:判定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应当从四个方面着手:1.双方是否具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大华餐饮公司将“饿了么”蜂鸟配送业务授权给速度科技公司经营时明确约定速度科技公司的人员与大华餐饮公司不具有劳动合同关系,同时李翠花系速度科技公司招录,并与其签订了《劳务承揽协议》,因此,李翠花与大华餐饮公司双方并不存在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2.单位一方是否支付工资报酬且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支付的工资报酬不得低于其所在地的最低工资标准。本案中,大华餐饮公司虽向李翠花支付过报酬,但系受速度科技公司委托,同时,李翠花与速度科技公司约定的报酬计算方式为按单提成,无底薪,明显不符合用人单位向劳动则支付报酬的特征;3.劳动者是否接受用人单位管理,具有一定的依附性。虽然李翠花在庭审过程中称其每天通过手机软件登录“饿了么”平台点击上下班,但该行为并非接受大华餐饮公司的考勤管理,其仅仅是通过该网络平台后完成接单、取单、送单等工作,以换取当日提成,李翠花无需到大华餐饮公司办公场所上下班,送单服务可以由李翠花自行完成也可以交由他人代为完成。李翠花提及的骑手安全教育、服务态度标准等要求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规章制度;大华餐饮公司以及速度科技公司并不能因为李翠花拒绝接单或将送单服务交给他人对其进行劳动关系意义下的管理和处罚。因此,李翠花与大华餐饮公司并不具有劳动关系上的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4.用人单位是否为劳动者提供必要的劳动条件。本案中,李翠花需配送外卖所需的工作服、送餐交通工具均系其自己购买,大华餐饮公司未向其提供任何完成配送服务所需的劳动条件。因此,结合上述四个方面的分析,李翠花与大华餐饮公司间并未建立劳动关系。

二、相关建议

目前,外卖平台往往提供的是撮合外卖员和第三方接单的中介服务,一般不具有和外卖员建立劳动关系的意思表示,但此并非绝对的。司法实践中,也有部分法院根据前述认定劳动关系的标准,结合具体案情认定外卖员与外卖平台间具有劳动关系,如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8)鲁02民终8819号以及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9)苏05民终212号以及(2020)陕01民终5705号案例等,均从外卖员在从事外卖送餐过程中,接受外卖平台的指挥、命令和监督等角度认定双方具有劳动关系。

因此,为保障外卖人员的利益,建议外卖人员与平台就各方的权利义务进行明确约定,对于外卖平台中规避自身责任的条款应当予以注意,同时注意收集上班过程中接触的考勤记录、相关管理制度等证据以备不时之需,另外,购买一份保险化解意外事故带来的损失。

在互联网模式下,劳动用工方式虽呈现多样化、灵活化的特点,对互联网模式下劳动关系的认定,不仅需要从认定劳动关系的实质要素出发,还需要丰富价值判断,从有效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防止企业用工风险出发动态地看待外卖人员的劳动关系认定。我们在享受外卖小哥带来的方便快捷的同时也需要给与其更多的人文关怀。

今日看点

  • 云阳县破获一起虚假出售口罩诈骗
  • 金海翔号货轮二氧化碳泄漏事故通
  • 北京两轿车“别车”失控冲向公交
  • 东莞一在建粮库支架跌落致4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