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重庆市安全生产信息网!

网站域名:www.cqaqsc.com
当前页面:首页 > 安全视野 > 人物剪影

张兴文:攻克生物柴油技术难题的环卫工

更新时间:2020-01-07 15:01:55  作者:潘锋 余小凤  来源:重庆日报  

2019-12-26-024-250546-1.jpg

张兴文(左一)正在指导同事工作。

 

作为一名普通环卫工,爱钻研、肯动手的他用了20年时间,从垃圾覆膜工变成了城市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废弃油脂资源化利用等技术研发专家,他就是曾先后荣获“全国优秀环卫工作者”、“重庆最美环卫工人”荣誉称号,“2019年度巴渝工匠人物”张兴文。

 

十年成为技术骨干

 

在重庆市环卫集团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张兴文热情地介绍:“再往前走就是垃圾填埋场,为了让附近的空气不那么刺鼻,餐厨垃圾处理厂在原有的除臭设施上增加了高科技超声波除臭系统,餐厨垃圾固态进行厌氧发酵生成沼气,沼气发电,厌氧发酵的污泥进行好氧堆肥,生产有机肥料;餐厨垃圾液态分离生成‘潲水油’,‘潲水油’深加工生成生物柴油;我现在主要的工作是生产生物柴油。”谁能想到这个餐厨垃圾资源化的专家,入行时竟是个技术小白,他的经验全是在垃圾堆里“摸索”出来的。

“我最早的工作是泥水工,2000年到北京打工时,应聘到了北京高能垫衬有限公司,在那里6年,积累了丰富了焊膜经验。”张兴文说。2006年回到重庆,在长生桥垃圾填埋场继续从事焊膜工作,这一干又是4年。这些常人眼见就会作呕的生活垃圾,张兴文却与它紧密接触了4年。说起一线工作,张兴文总是笑着带过,或许只有真正体会过,才能感受到他的不易。

张兴文介绍,在生活垃圾填埋运行过程中,生活垃圾的降解会产生沼气和渗滤液,在垃圾体内部,如果聚集太多沼气又无法导出的话,沼气可能会发生爆炸,降低液位,让沼气溢出是关健。用防爆泵抽渗滤液降低液位,维修和安装麻烦还不安全。他进行了多次行多次尝试后发现,用高压氮气管子将渗滤液吹出来排走,沼气也就跟着排出来了,这极大地加快了工作进度又保证了安全。

虽然只有高中学历,但是喜欢钻研的他渐渐成为了厂里的技术骨干。从生活垃圾填埋技术的研究开始,张兴文慢慢从劳力工人向技术工人转型,“后来我们开始研究餐厨垃圾的资源化利用,用堆肥的肥料和土壤在填埋场种植了一片桂花树,也希望桂花的香气能够掩盖一些臭味,让路过的人对我们这里的环境有所改观。”

 

半年攻克技术难关

 

餐厨垃圾固液分离生成“潲水油”,“潲水油”深加工后华丽转身生成生物柴油,生物柴油才是资源化利用的最好归宿。2009年11月,张兴文调到了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应急车间,承接了主城区所有的餐厨垃圾处理,将废弃油脂进行资源化利用,最终生产出生物柴油。但是餐厨垃圾想要变废为宝,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2011年我调到了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生物柴油车间,只有机器没有技术,没有操作规程和规范,我们根本生产不出合格的生物柴油,最先想到的办法还是要去大企业交流学习。”张兴文笑着说,“但是这个毕竟是企业的核心技术,态度好点的企业还愿意让机器停下来让我们看,有些企业是隔着车间几十米让我们自己看,这个哪里看得清楚嘛!”因为没有先进经验可以学,张兴文和团队成员只能买来资料自己学,边生产,边总结,一步步摸索,边实验生产,边编制操作规程。“2011年6月我们生产出来的第一批生物柴油,有臭味、油品浑浊,根本达不到标准。”张兴文说,经过3个多月的试生产后,臭味和透明度的问题得到解决,但是甲酯含量和氧化安定性两项不达标,成为了团队难以攻克的技术难题。

“达不到标准就不能销售,就意味着我们的所有努力都毫无意义。”张兴文说,到了2013年,为了攻克难题,团队继续做实验,通过改变反应参数,延长反应时间,添加反应物质得出成品,然后进行检验,每次的检验报告再与之前对比,研究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半年后,实验终于成功,张兴文如释重负。“那段时间我们每天工作12个小时,现在算来,我们至少进行了80多次实验。”

如今,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里2000吨餐厨垃圾能变成30吨生物柴油,且全部达到生物柴油BD100国家标准。张兴文为重庆市生活垃圾“兜底”处置、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技术实现从无到有的突破,再到技术水平、处理规模领先全国作出了巨大贡献。

图片由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提供

今日看点

  • 金海翔号货轮二氧化碳泄漏事故通
  • 北京两轿车“别车”失控冲向公交
  • 东莞一在建粮库支架跌落致4人死
  • 江津:盗伐楠木九人被判刑